2019美国大师赛 一年之中球员们最抓狂的一周
时间: 2019-08-13

  就在奥古斯塔长大的查理-霍威尔三世应该是最熟悉大师赛的球员,他的爸爸妈妈现在还住在球场边的街上。

  1987年当地的Larry-Mize在加洞赛击败格雷格-诺曼,7岁的他在现场看比赛。10岁的时候霍威尔第一次打奥古斯塔就打进了80杆。2002年,在他成为PGA最佳新人后的第一年后成了奥古斯塔的荣誉会员,他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认识几乎所有的员工。

  然而当这39岁的奥古斯塔土著今年走上1号洞发球台的时候,依然会感觉到有一种特殊又无形的压力从松树林和杜鹃花丛中弥漫开来,这和他2012年开始打巡回赛的感觉绝对不一样。

  “这里你很难舒舒服服地比赛,你安定不下来。和你熟悉不熟悉这个球场没关系,要命的是这个比赛的一切都和其他巡回赛不一样。周一一大早起来你想安安静静地打一场早球,但是你到发球台一看,卧槽,已经挤满了观众。“

  对观众(这里正式叫法是Patron)来讲,奥古斯塔充满了各种禁令:不许打电话,不许奔跑,不许躺在地上等等。但是对球员而言更加诡异,有很多不成文的规矩,加上让人抓狂的交通,让这个本来就亚历山大的比赛更加让人崩溃。

  韦伯-辛普森: “在这里你的一举一动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重要,这里没有规则,只有传统和习俗。”

  一位新手球员在奥古斯塔打过第一天的比赛之后发了一张照片在朋友圈。第二天俱乐部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如果他把照片删了,竞赛委员会会很感激。请注意那张照片拍的只不过是一张纪念品。

  一位资深参赛球员:“我不喜欢大师赛唯一一点就是随时随刻你都像在鸡蛋壳上行走。参赛这么多年也摸出了一些门道,但是还是会听到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故事。”

  - 2011富勒在媒体中心接受采访的时候把帽子檐转向了后脑勺,很酷吧。但是俱乐部会员Ron看到了,马上要求他戴正。富勒解释说这样观众可以更清楚看到他(英俊)的脸庞。Ron没有搭理他这个茬儿,再次要求他戴正帽子。

  - 同一年,高尔夫频道解说员查理-莱默在媒体中心外面打电话,被保安掐出奥古斯塔。媒体从业人员只能在媒体中心楼里面打电话。(尽管俱乐部还是宽宏大量慈悲为怀,但是直到第二天才又把他放了进来)

  - 一个球员正在靠近1号洞的推杆果岭热身,一个绿夹克会员过来告诉他,戴着耳机推杆在那里是不合时宜的举动。

  - 1997年,肯-格林在和帕尔默打练习轮的时候喝了一瓶著名的啤酒,奥古斯塔举报PGA对格林课以罚金。后来格林又去把钱要了回来,因为那(的确)是一瓶不含酒精的啤酒。

  - 很多球员都因为在屋檐下的时候没有及时把帽子取下来被警告,还有你去打练习场的时候有着严格的人数限制,简单说只能带着球童和另外一位客人。(对于老虎小麦这种前呼后拥的巨佬来讲也是小麻烦)

  当然奥古斯塔不能把人都得罪光了,还是要对某些人好一些。屁如马克-雷什曼的夺冠动力:希望我有一天能赢下大师赛的冠军,这样我就可以带着我家老爷子来打一场。这就是大师赛冠军的好处之一,另外奥古斯塔对自己人也有很好的关怀方式。

  有一年一个会员告诉俱乐部主席,15号洞的萨拉赞桥有些脏了,俱乐部是不是考虑进行冲洗。可能主席认为这听起来是一个好主意,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个会员因为其合理化建议收到一张支票:12000美元。

  在球场上打球的球员也会有他们自己的烦恼,譬如说门票(注意这里不叫门票,脚Badge)。球员只配送4张门票,并且只能额外再买4张。让家里的每个人都开心,你在每天打球比赛的时候还要分配好谁去看比赛谁在那一天去还是很烧脑筋。球员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大家庭,这个大家庭在比赛前后随着各种七大姑八大姨的加入,莫名其妙地变得更加庞大,如何照顾好他们可能比周日下午对付阿门角还要麻烦。

  澳大利亚马克-雷什曼:“我第一次打大师赛的时候,太激动了,把我一大家子都带到了奥古斯塔,整整12人。天天都是在分配球票和照顾每一个人中度过,根本不可能有自己独处的时间。”

  就连吃饭也成了问题,你根本找不到一张8个人的桌子,这个时候的奥古斯塔人满为患。

  雷什曼有一次为了餐厅的一张桌子等了2个小时:“第一年你这样搞很不利于比赛,所以现在我老婆就在家里做饭,不用再出去排位子了。”

  作为每年的第一次大满贯盛事,大师赛也往往是一年中最重要的社交活动,所以赞助商、经纪公司和球员们都要利用这个舞台扯淡撩闲拍马屁。

  两年前,William-McGirt原计划要参加周四晚上的Wheels-Up派对。但是问题是那天他打得很不错,亚洲电视本港台j2在领先榜前面,所以当天完成媒体中心的采访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晚上8点了,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

  第二天他需要5点钟起床,因为他在早晨组出发。McGirt不得已取消了晚宴。

  “我不想做一个到处抱怨的家伙,大师赛的那一周,几乎每天都有要求球员必须参加的活动,但是我们到这里是来比赛夺冠军的。”

  辛普森的对策是尽量把活动都安排在比赛前几天:“家人和朋友知道这一周你会忙得要死,肯定没有办法照顾他们,对他们就只好有话直说。”

  华盛顿路是通往比赛现场的唯一通道,俱乐部已经花了大量的力气来改进交通状况。但是这段旅程还是不容乐观,所以球员们还是要认真准备,避免迟到,耽误练习热身。

  雷什曼介绍,“你如果不想把宝贵的时间都花在华盛顿路的交通上,你得制定一个星期的战略行程规划。俺今年租了一个好地段,根本不需要和那些人拥挤。”

  2009年是小麦第一次打奥古斯塔,在正赛前打了两轮热身。刚开始的几洞小麦说都不敢把草皮打起来。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